談論時尚的電影很多,尤其從《穿著Prada的惡魔》開始,到《時尚惡魔的聖經》,台灣才開始真正看待「時尚」這件事,也就有越來越多類似的電影被代理進來,其實過去也有類似的電影,但當時台灣還處在一個時尚沙漠的狀態,沒有精品,名模更是寥寥無幾,幾乎與時尚隔絕,如果沒有Hollywood的排場、卡司,在那個時候只光談論時尚,許多人根本霧裡看花。

雖然現在懂品牌的人越來越多了,不過講述時尚的電影,都還是脫離不了這些「吸引人的元素」,像《穿著Prada的惡魔》有女魔頭梅莉史翠普跟甜心安海瑟威、讓安潔莉娜裘莉一砲而紅的《霓裳情挑》內聳動的劇情、《名模@爆料》內茱蒂丹契的犀利言論,外加下猛藥讓裘德洛男扮女裝。遑論其他設計師自傳電影,談論Yves Saint Laurent私生活的《瘋狂的愛》、娛樂效果偏多的Paul Smith紀錄片《Gentleman Designer》、奧黛莉朵杜詮釋的《時尚女王香奈兒》,還是《香奈兒的秘密》都抓住了人們的偷窺欲望,嗜血又愛好辛辣話題的心理。(文溫德斯談山本耀司的《城市時裝速記》例外,那屬於離大眾相當遙遠的意識流風格)

就算是真實呈現的《時尚惡魔聖經》、《街拍鼻祖:Bill Cunningham》還是前兩年在女性影展上播放,由美國名模Sara Ziff拍攝的紀錄片《拍我:女模日記》,其實都無法讓人真正了解時尚產業的樣貌。

也許跟拍攝的重點有關,目前許多的時尚電影焦點都集中在某一個角色,主角可能是編輯、設計師或者是模特兒,少有一次平行展現時尚產業概況的電影,《名模@爆料》算是近幾年的時尚電影中最完整的一個,但我認為還是太過主觀了。

很有趣的一個現象,時尚常常被立罪,在導演、編劇及小說家的眼中這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產業,就像Sally Poter在《名模@爆料》中,藉茱蒂丹契之口,說「時尚是一個皮相多於真相」的領域一樣,不少跟時尚相關的作品,都是以諷刺等等的負面角度看待這件事情。

1994年Robert Altman的《霓裳風暴》(Ready to wearPrêt-à-Porter 意為「成衣」)其實也是,不過我覺得他溫和了許多,用比較幽默而客觀的方式去看待這整件事情。我認為,如果想要透過看電影來了解時尚產業,這是一部可以選擇的電影。以現在的角度看,這部片的卡司真的是太不得了了,除了男女主角之外,幾位大牌設計師的年輕身影在裡面都可以看得到,像是Sonia Rykiel、三宅一生、Gianfranco Ferre、Christine Lacroix,還有愛演的Jean Paul Gaultier甚至穿著招牌水手橫條上衣三番兩次出現。雖然說男女主角分別是羅賓威廉斯跟茱莉亞羅勃茲,但其實他們兩個的角色真的跟導演想表達的概念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啦,我甚至覺得有點多餘。)

我相信Robert Altman的原意也是想諷刺時尚產業,尤其看到最後更是,最後那一場全裸服裝秀根本給了前面那些荒誕的故事一個當頭棒喝,想說的無非是老生常談:「別被時尚牽制住,你才是自己的風格。」

不過,詼諧的手法,不會讓人看了生厭,甚至讓我想起了三谷幸喜的《有頂天大飯店》,多個角色同時進行故事的平行手法,看似支離破碎不連貫,但觀眾卻可以同時了解故事脈絡,又體會到每一個小角色的心路歷程,以觀看一個由多個角色支撐起的大產業來說,是很好的敘事方法。

可是看完這部電影後,我卻有個想法,時尚何其無辜,相關的電影都是說時尚界裡的暗潮洶湧、權力鬥爭、勾心鬥角、荒淫膚淺;說時尚界很勢利、很多同性戀、說模特兒都不健康、說時尚人士都吸毒、說攝影師很色……。

但哪個產業沒有這些事?

說時尚膚淺?那要看你關注到甚麼程度。時尚是販賣外觀的產業,從前時尚雜誌就是先從教女性禮儀開始,到現在教大家怎麼穿衣服,時尚是美學經濟,是銷售讓人「增加外在魅力」的東西,跟藝術層次又不太一樣,藝術比較偏向思維性,時尚則偏視覺性多一點;跟設計又是另一件事,雖然可以合併,但很多時候也是不太一樣的。總之既然時尚是賣好看的東西,說它注重皮相也只是剛好而已。

當然時尚可以不那麼膚淺,在我們現在看來很理所當然的服裝元素,都是結合了好幾個世代的流行轉化而來的,一些服裝元素原本都是有所功用,只是到了現在用不上了才變成裝飾。(像風衣上的D型環是世界大戰的時候軍人拿來掛水壺跟手榴彈用的,現在用不到,所以有些風衣設計會省略。)也有一些年代,為了反抗革命,人們開始用穿著表示抗議,像龐克風格跟嬉皮風格就是這樣來的,那樣穿著不是單純好看,而是有很多深刻的思想在其中。

說時尚勢利?
時尚從中古世紀以來就是貴族的專利,能在服裝上爭奇鬥艷的人都是財力雄厚的人,才有辦法在這種細節上吹毛求疵,服裝設計師一直到上個世紀的20年代才開始出現,讓一般老百姓也能擁有裝扮自己的權利。勢利?剛好而已。

說模特兒過瘦不健康?
其實一開始的模特兒也沒這麼瘦,是自從1960年代英國超模Twiggy的竹竿身材爆紅之後,這種瘦子身材才開始廣為流行。另外還有一個考量點是,當時開始了「成衣」的概念,模特兒身上穿的都是樣衣,樣衣主要目的是展現設計師的概念跟線條、輪廓比例,不會作太多尺寸,更別說量身訂作,為了節省布料等製作成本,樣衣都作最小的尺寸,模特兒的工作是穿著這些衣服在伸展台上作展示,讓台下的採購下單,如果這些衣服穿不下去,模特兒還要當嗎?所以,掀起減肥潮的原因,不僅僅只是審美而已。

雖然說那些諷刺時尚產業的作品說的並沒有錯,不過我覺得人們憎恨時尚的原因多有鄉愿跟酸葡萄心理(像Anna Wintour說的那樣),因為時尚這個產業太大,再加上以維持人類基本需求來說,這的確是個沒有那麼必要存在的行業,而且在裡面工作的人多半思想特異前衛,讓時尚界感覺總與現實脫節,一時很難被理解,所以總有某種程度的誤解。

只是更多人選擇看待時尚的方式跟態度就像是電影中那位FAD TV的記者一樣,因為了解得不夠深入,以一種趨炎附勢、娛樂八卦的角度觀看,才會迷失在時尚的紙醉金迷中,但如同片中的設計師Simone在最後所發表的服裝秀一樣,她透徹了,也就能跳脫華麗的框架之外,不受束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