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你也能活下去,但親愛的,我無法活著而不去愛你。」--《最愛小情歌》

1342710085-3008149560_n.jpg

看Christophe Honore的電影前,得先拋開禮教與道德,他的作品中,角色之間的情感流轉,總不會按照觀眾預期的那樣進展,「超展開」的劇情是他作品中的特色,因為在過去他所有的作品當中,都在探討「真愛」這件事。

他的「冬季三部曲」(《花都圓舞曲》、《巴黎小情歌》、《巴黎小情人》)和《母親的限度》都有複雜的情感糾葛和跨性別戀情的試探,而2011年的《最愛小情歌》延續了一些以往導演熱愛的題材以及手法,角色們哼著輕盈的法國香頌,唱出愛情中苦澀又沉重的負荷。

photo_1e8a9bd45e812fd27b81f5bf4eb1918f.jpg

片中的瑪德蓮與《母親的限度》中的母親一樣,都是所謂「輕挑的女人」,因為做了妓女才有了孩子,而「有其母必有其女」,她也將自己的愛情態度和畢生的愛情習題遺傳給了自己的女兒薇拉,兩人都有一個愛她,和一個她愛的男人,在愛與被愛之中,向左得不到應許,向右給不了承諾,一樣的課題,瑪德蓮與薇拉的結局卻大不相同,相同的是,兩人都因為追尋「自由」而冒犯了自己的愛情。

photo_a5f639e71cca2db545306233966b6cf3.jpg

Christophe Honore曾說,自己拍這部片的原因,是想給予大眾觀看「真愛的多種可能性」,以前他自己所認知的「真愛」,是像父母那樣相守到永遠的關係。

但是願意在行為上忠誠於對方就一定是真愛嗎?不忠誠就不是真愛嗎?這是導演拋下的第一個問題。

所以在片中他藉著深愛薇拉的同事--克雷蒙之口,問了「相愛不是應該彼此忠誠嗎?」但同樣站在「愛人而不被愛」立場的瑪德蓮之夫,在知道一切的情況之下,卻選擇尊重瑪德蓮與前夫藕斷絲連的行為。而關於第一個問題,導演似乎也在最後給了答案:真愛應該是尊重對方的選擇。

photo_aa080202a9d2ed3c1fcd9479984d600e.jpg

除了第一個問題之外,Christophe Honore還進一步探討了另一種愛情種類:同性戀與異性戀相愛的可能。

有別於其他電影觸及這類議題時,總讓角色的情感界線非常穩固,Christophe Honore片中角色的有趣之處,就在於每一種性傾向的愛情外顯並不符合想像中或他們口中說的那樣,背後總有更無法形容的、超越性吸引力的神秘誘惑牽引不可能相吸的兩人互相著迷。因此又勾起了另一個關於愛情的問題:真愛與性傾向到底是不是相互影響的?這之間到底有沒有緊密聯繫的關係?

儘管最後答案無解,但至少,Christophe Honore開啟了人對於愛情的新視野,事情沒有絕對的分野,尤其情感,原來是有可能跨越種族、職業、年紀、性別,還有性傾向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