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同步刊登在我的 medium上。

正如上次所說,目前我在著手進行一個新的採訪企劃:採訪我認為覺得有趣的人事物,前些天完成了第一個採訪,對象是我的好朋友,為了保護她,姑且就稱她為L吧。

一直以來,雖然我們感情很好,但我總覺得L是個很神秘又有點前衛的人,我不敢說自己很了解她,因為我常常不知道她的行蹤,出現的時候,也甚少聊自己的事情,不然就是淺淺帶過,我總感覺她有心事,卻也不知從何問起。我們一度斷了聯繫,直到快出社會前夕,在我心中一直是叛逆、反社會代表的L,才又重新回到我的生命,但這回她卻成了我意想不到的人:一個擁有虔誠信仰的人。

這篇採訪說起來是為了累積作品,其實更是想藉此,補足這中間我所遺落的資訊落差。我想紀錄L,我相信這些年來,她一定積累了很多我覺得很棒的精華。她一路跌跌撞撞、遍體鱗傷,走著和別人全然不同的道路,但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她的生命經驗與體悟,有非常多值得反思之處。

接下來的採訪,將以第一人稱敘述。就讓我們一起看看她的故事吧!


踏入不同的人生軌道,是因為一巴掌

我國中的時候因為在班上很開心,每天都會很想去學校上課,成績也很好。那時我有喜歡的男生,然後我是個喜歡一個人,就會為了對方做很多事情的人,所以那時候知道他要去申請模範學生,我就自願幫他做作品集之類的東西,常常弄到很晚。錢包裡也放著他的照片。

我媽發現後非常生氣,還曾經為了這件事當街賞我一巴掌,因為她覺得這個年紀不該談戀愛,可是我卻偷偷在做這些事。現在想想這些事情都很小、父母會有那種想法也是情有可原,可是那時不懂事,只覺得為什麼不問我的感受:「為什麼想要談戀愛」、「我喜歡的男生是什麼樣的人」,就直接否定我的想法。我長大後才知道,原來我過去長時間不尊重自己的身體,其實一部分是出於報復心態。

上了高中之後,高一班上的氣氛很融洽,所以我都有去學校,但到了高二分班,班上沒有幾個聊得來的人,又有很多小團體,我就越來越不喜歡去學校,那時候也交了男朋友,他是大學生,所以我沒去上課的日子,都去他家玩。

因為都沒去學校,考試當然也常常缺席,為了不讓父母知道,我開始學會偽造成績單,花了很多心思學習怎麼不露出破綻。高三的時候,我開始約炮,我那時候很自豪我可以跟任何人做,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怎麼樣都無所謂,身障人士、流浪漢……我誰都可以。

L常常會和同好一起創作跟情慾相關的影像作品。圖/山貓
L常常會和同好一起創作跟情慾相關的影像作品。攝影/山貓

我愛故我在,為愛私奔俄羅斯

雖然高中一天到晚缺課,可是我還是考上了不錯的公立大學。大學的時候搬到宿舍住,我對系上的課沒有興趣,所以我依然缺課率很高,白天都在宿舍睡覺,每個學期結束前,我都會去辦休學,不然會被二一。

高中開啟了我對性的探索,我對於性、人的黑暗面很感興趣,在大學的期間,我認識了一群BDSM(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的愛好者,也認識了影響我人生極深的前男友,他在BDSM圈根本就是天菜,我那時候為了他,什麼都願意做。

他是個原生家庭很有問題,導致心性很不穩定的人,某次我聽信他的說詞,決定跟他一起去俄羅斯「發展」,現在想起來真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那時我深信不已,二話不說就答應,再度偽造公文,騙我爸媽說我申請到了交換學生的機會,要去俄羅斯唸書,幾番波折,我們真的去了俄羅斯,到了那邊當然什麼發展都沒有,只覺得在那邊很像另外一個時空。

接客前,在星巴克看心經

過了沒多久,可能是他對我膩了,想要趕我走,就叫我先回台灣,他隨後回來。雖然他後來真的有回來,但是他卻跟我說,要我每天給他六千塊。為了他,我援交、也去直出店*工作,在林森北路直出店的第一天結束後,發現當天收入只有五千塊,就差那麼一千塊,我就看著那些錢,坐在店裡大哭。那是非常痛苦的時期,痛苦到覺得身體裡有火在燒。

*直出店:客人進店內會看到一排「小姐」,挑定人選後就可以直接帶出場的店。

前男友給我的痛苦很多,可是也間接讓我認識了我後來信仰,我開始接觸修行。那段時間,我感覺有點錯亂,因為我會在星巴克等客人來之前,拿心經出來看。

後來我真的覺得不行了,我就決定去道場,尋求師父的幫助,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

我在道場的期間真的學到很多,無論是實務上,還是道德倫理的部分,也找到了在社會上立足的方式。那裡不像有些宗教,會要你一直交錢,或是有個異常富有的宗教領袖。道場的人都很務實,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算計,住在道場的人,包含師父在內,每天都打地鋪睡在一起,師父每天都只睡兩個小時,有時甚至連續幾天都沒有睡,因為天天都看著他這麼做,所以我對他說的話很服氣。

我人生最悲慘的時候,是師父把我救起來的。我一生都在找可以奉獻的對象,師父告訴我,想要奉獻,就要先把自己照顧好,所以他叫我在道場當義工,然後回去大學把書念完,我就聽他的話,拿到了大學文憑。

和尚為什麼總是如此清貧,就是因為他的慾望不會因為安逸了而有所延伸。

人一旦安逸,就想要更多

(攝影/山貓)
(攝影/山貓

其實我現在想到自己離開道場,還是會覺得有罪惡感,也覺得自己否定了過去設定的目標、否定了我想要為人奉獻的想法。

我覺得我離開道場有點賭氣。那時在道場雖然包吃包住,每個月還可以拿兩千塊,但人狀況好的時候,很多事情就無法那麼絕對。就像和尚為什麼總是如此清貧,就是因為他的慾望不會因為安逸了而有所延伸。所以我自然會想要玩、想休息、想要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情,加上那時候我一直想為道場做一些文藝的工作,可是餐飲部門人力不夠,就沒辦法讓我轉職務,種種因素,我選擇離開。

不過現在偶爾還是會回去看看,也很想回去學太極。

我以前以為我可以靈肉分離、我不會因此受傷,但我其實會,也受傷了,只是我以前不知道。

獨立生活,更認識自己

離開道場,我開始要想辦法養活自己。我先去菜市場賣菜,也因為過去在道場裡有接觸教育,所以後來跑去國小代課,接著因為想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所以去了素食甜點店,可是三個月後,我覺得薪水實在太低,就離職,之後又接了美術類的家教跟兼職airbnb的清潔打掃工作,但開始做之後,慢慢地家教的工作量,跟薪水不成比例,所以我也忍痛辭退。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我不會在意薪水這種事。

偶然之下,朋友介紹了一個情色直播平台給我,雖然平台的分潤對直播主很不公平,但因為我很用心經營,影片產量也很大,我一天會發佈3060部影片,所以現在靠案子的錢,就足夠生活了。只是我還是很不安,覺得平台隨時都有可能改規則、影響到我的收入,這樣不穩定也不踏實,所以我也說不準之後會不會放棄。

而且,我還是想做跟教育或美術有關的工作,未來也想開藝術工作室,或從事藝術治療。我有幫自己設定停損點,只要收入跌到我的底線我就會停止。

無數性愛,換一個沈重的省思

我之所以願意接受這個採訪,是因為我希望透過自己的經驗,告訴大家,真的要保護自己。我以前以為我可以靈肉分離、我不會因此受傷,但我其實會,也受傷了,只是我以前不知道。我以為只要有人願意跟我做,我就有價值,因為我在其他方面找不到信心。

其實我覺得大部分的男生都不會做愛,他們只想要自己的慾望快點被滿足,就會硬上,根本不在乎女生的感受,當然也不能否認,有很多女生自己也覺得無所謂。絕大多數人對於性愛的保護措施抱持著多麼僥倖又無知的心態,以為只要戴保險套就好、覺得自己不會這麼衰,甚至以為沒懷孕就沒事。我覺得這是性別教育之所以很迫切的原因。

我因為之前的不小心,感染了HPV(人類乳突病毒),透過了酒店經紀朋友介紹,去了一家沒有健保給付的診所,要定期去電燒陰部,而且還要用鴨嘴把陰道撐開燒子宮頸,那真的非常的崩潰。我對人的性慾還是很感興趣,但我的性慾已經不如以往了。

儘管還是從事情慾產業,不過現在這個比較像是AV女優,表演性質居多。師父跟我說,做什麼事情,都要去思考背後的意圖,有時候我也會想,我的信仰跟我的工作是不是會彼此衝突,所以我現在會跟我的粉絲說要吃素、要練氣功,也會跟他們分享我覺得有趣的文學、漫畫作品,雖然有興趣的人不多,不過我就盡量塞一些有益的東西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