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2015年9月28日刊於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今年6月,模特兒唐熒霜Gia Tang的最新作品亮相,畫著綠色眼影、平瀏海、頭上頂著雙髻的她,將頭靠在近來備受Louis Vuitton等一線品牌青睞的19歲中國模特兒新星李靜雯Jing Wen右肩上,腿上還挨著一頭粉紅長髮的澳洲籍華裔名模Fernanda Ly。她們一起成為了國際最具指標性時尚刊物的封面人物,過去在台灣遭逢各式信心打擊的Gia,看到自己的臉出現在雜誌封面上,頓時之間,她腦中快速閃過無數過往的低潮,差點激動落淚。

scale_2000x0x0x0_sorrentigiu-1451810704-20

Gia成為模特兒的過程,既順利,但也阻礙重重,從小就擁有高瘦身材的她,總被家人們視為天生就要吃模特兒這行飯的料,然而真正成為模特兒之後,卻因為收入不穩定,以及坊間流傳的負面刻板印象,被家人認為這是一條不務正業的偏門路,不過當時還沒有亮眼成績,所以百口莫辯的她,只能默默努力,想辦法找機會說服家人。

過去攻讀商業廣告設計科的Gia,在鎮日面對電腦冰冷螢幕的工作缺乏熱情的情況之下,因緣際會被服裝設計系的學生邀請擔任模特兒,她就此開始對表演與舞台,和攝影相互交融創造出來的美麗成果產生濃厚的興趣,同時也深受感動,因而開啟了她的時尚之路。

一開始對於模特兒這一行,Gia還沒有具體的想像,那時對她而言當一個模特兒,只是一個階段性夢想,直到真正開始在世界各地工作,親身體驗到國外經紀公司團隊、廠商和客戶都很尊重模特兒專業的經歷之後,她對於模特兒這個行業,才真正有了踏實的感覺,「那時在紐約領到表演藝術工作簽證才覺得,模特兒是可以成為正職的工作。」

可是從台灣前進國外的過程,卻讓Gia吃盡苦頭。

身材纖細有著一雙美麗鳳眼的Gia,屢屢在台灣碰壁的原因,就是她太過鮮明的眼部特色,Gia回憶當時最常被回絕的理由,絕大多都是因為不符合主流審美觀,「我曾被廠商要求貼假睫毛畫成大眼睛,也曾經因為廠商不喜歡我的高額頭,特別請髮型師重新遮蓋我的額頭,然後在眾人面前直接對著我說:『好醜!』」

此外,台灣模特兒圈的狀態,也讓Gia更想出國闖蕩。「在台灣當模特兒,有時候很像去菜市場買菜,老闆會送你蔥、蒜或是辣椒,也很像設計師常被要求『順便』提供附加的服務,那邊做一下、這邊改一點,需要很多附加價值,或是娛樂性,最好多才多藝、能歌善舞,會主持又會演戲。我很早就知道我不是幽默綜藝咖,也不是主流美女,那倒不如往包容性更高的國外市場發展。」

儘管她已為自己做好了打算,但公司卻拒絕她申請出國嘗試新環境的要求,「公司告訴我說已經試過,沒有人要妳。那時候連我家人都對我說:『妳不是那種漂亮的女生,當什麼模特兒、不務正業。』也有很多對這行有誤解的人會問我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吃飯價碼』等等。這些否定跟打擊都曾讓我懷疑自己,但也許是因為找到了熱情所在,才會生出很多勇氣吧!」

有態度比有沒有睫毛更重要。

Gia在低潮期,遇到了她職涯中很重要的一位朋友-旅英歸國的服裝設計師鄭經中Cephas,他們在一次拍攝工作中認識,Cephas鼓勵她出國闖蕩,備受鼓舞的她,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開始一邊打工存旅費一邊等台灣合約結束。合約到期後,她在闖蕩之旅第一站香港,就順利接到4家公司的工作,這樣好的開始,也讓她的信念更加堅定,人還在香港,就積極地投遞作品集到歐美,甚至自己打越洋電話聯繫公司謀求機會。

Gia表示自己出社會後領悟到,無論做什麼,只要是認真的工作,都不該輕言放棄,必須對人生負責。「我出去闖當然也被拒於門外很多次,但在台灣屢遭回絕的經驗,磨練了我心臟的強度,即使面對上百人的競選,我也可以平常心面對,就算落選或失敗了,也不會就此放棄。」

走出了舞台,舞台是全世界。Gia在辛苦的闖蕩後,終於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我剛開始會很沒自信,擔心妝容不夠完整會不夠亮眼,但歐美時尚圈在乎的是模特兒的本質,而不是既定的流行模板,所以即使淡妝、看見肌膚或瑕疵都無所謂,有態度比有沒有睫毛更重要。」

工作態度上,Gia也深感台灣與國外的不同,「各國廠商跟公司,態度都很公平公開公正,而且互相尊重,不是上司對下屬、恩人或恩客的關係,而是地位平等的工作夥伴。」

在登上《VOGUE》封面之前,唐熒霜就已先成為《WWD》的封面人物(圖/Gia Tang)
在登上《VOGUE》封面之前,唐熒霜就已先成為《WWD》的封面人物(圖/Gia Tang)

儘管如此,Gia也不會認為台灣的環境一無是處,因為過去的經驗造就了她現在成績,就連公認是時尚界「Pose女王」的加拿大超模,都曾經在受訪時提到,台灣的工作經驗給了她不少磨練。只是Gia認為,如果台灣的時尚產業要獲得長足的進步,提升至國際水準,圈內人就必須要團結,堅守並尊重彼此的專業,尤其是價格混亂的模特兒圈更是如此。「我曾經有在展場工作過,同台的女孩私底下有兼任仲介發工作抽成,她當時就看著我的臉、指著我說:『你大概3,000元吧!下次有工作我發妳!』她說的3,000元酬勞中,還只是抽成前的價格,但這完全低於業界基本行情三分之二。我也時常聽說『以互惠換取機會』的事情,可是這都間接讓無償工作變成理所當然,正規的經紀公司和模特兒專業都因此備受考驗。」

Gia認為,這樣的工作文化傷害的並不只是單一面向,而是整個台灣的時尚產業,「如果我們都希望有一個和國際接軌的時尚產業,那我想基本的思維就是需要所有的工作者,和所有喜愛時尚的人相互尊重、團結,無論你是已加入還是想從事時尚工作,都應該如此,才能改變越來越艱難的環境。」

「沒有人去醫院看病會殺價的,因為關乎性命,價錢對等品質誰敢馬虎,但如果是這樣,為何不能以同樣的方式看待每個專業?如果我們都在作有意義、有價值的事,並且慎重認真地付出,長期來看削價競爭真的對大家有益嗎?最後萎縮的市場,和壓縮的工時會回饋到哪?又還會造成哪些影響?這非常值得我們深思。」Gia語重心長的表示。

10054331020-1451810993-51

過去經常收看《超級名模生死鬥》學習模特兒演繹技巧的Gia說,自己在還沒出國闖蕩之前,都覺得歐美時尚界如此絢麗又遙不可及,實際走一遭之後發現,即便國外的工作環境相對尊重模特兒、分工細又單純,可是除此之外,差別不大,「其實只是換了經緯時差,大家都在作同樣的工作。不同的是創意思想,和跳脫框架的行事風格。曾經以為會花光所有積蓄、一無所有的回來,但還好一路走到現在,真的很幸運。」

在一次看似稀鬆平常的試鏡中,Gia遇上了義大利知名時尚攝影師Mario Sorrenti,遞上每個模特兒都必備的作品集後,攝影師拿起相機快速紀錄,她也一如以往,在鏡頭前熟練地展示自己的各式風情,2天後,Gia接到了拍攝通知-義大利版《VOGUE》2015年6月號的封面攝影單元。儘管一直以來有嘗試透過每天在臉書上發照片、寫日記,讓家人理解模特兒工作雖然並非朝九晚五,但更也不是鎮日閒得發慌、或是從事令人擔心安危的業務內容,不過Gia還是等到了這個事業的巔峰,才真的覺得填補了與家人之間的鴻溝,「謝謝過去那些不看好我的人,他們對我的否定造就我堅定的決定,如果能在問心無愧的同時,讓那些不看好自己的人,從拒絕到無法拒絕,這樣的成長對誰來說都是好的。我也想對跟我有一樣經歷的人說,請相信自己的價值掌握在自己手裡,沒有路的話,就開天闢地吧!現在家人比較不擔心我的工作狀況了,也總算是有個交代。」

採訪協力:Toffy Green
圖片來源:Gia Ta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