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2015年11月24日刊於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在時尚界中人見人愛的前Lanvin創意總監Alber Elbaz和前Dior創意總監Raf Simons相繼離職的事件,似乎終於來到了不容忽視的局面。也或許是因為還沒找到Lanvin的接班人,才讓這些討論難得得以延續那麼久。

年過八旬的傳奇街拍攝影師曾說,他明白現在時尚界的人都在擔憂快速時尚帶來的威脅以致亂了分寸,但他認為創造夢想的高級時尚界應該要清楚自己在時尚產業中有自己的任務,不應該隨之起舞。雖然沒有錯,不過,談何容易?現在的時裝品牌要面臨的,恐怕不是只有單純的「創意與商業無法平衡」,而是各種內憂外患的夾擊。

只是,作為一個家喻戶曉、人們甚至不惜搶破頭以在此謀得一職的服裝公司,員工的個人價值就會遠遠被低估,因為不成功的企業股份永遠可以脫手,而沒有人是無可取代的。

時尚品牌創意總監流動率變得越來越高的火苗,似乎從2012年開始就已經萌生,至今有著加速度成長的趨勢,而他們離開的原因總是不離:「想專注做自己的品牌」、「覺得被榨乾」、「業績表現不好」,這些原因也導致奢侈品集團尋找接班人的取向,開始偏向找沒有個人品牌,且相對名氣較小、最好是有飾品設計背景的設計師擔綱,因為這些人相對能投注更多心力在品牌上,為品牌創造好賣的暢銷商品,試圖在企業接班人的問題中找到解藥。

歷史悠久的品牌面臨企業接班人問題的狀況很好理解,部分已有數十年歷史的品牌,由於創始人大多沒有子嗣或家族傳承,且都將所有權或股權拋售給財團,因此無法透過「內生式」的方法找尋接班人,只能透過「引進式」的方法找來接班人,但這些品牌現在大多都由財團主導,能否維持品牌原來的調性已經不再是重點,因此即使Givenchy、Saint Laurent Paris等品牌風格與先前迥異也無妨,只要能獲得商業上的成功就是成功,而這些大品牌也被時尚才俊視為事業的絕佳跳板,畢竟最終這些設計師都還是希望自己的個人品牌能成為下一個傳奇,誰想一輩子為人作嫁呢?只是,作為一個家喻戶曉、人們甚至不惜搶破頭以在此謀得一職的服裝公司,員工的個人價值就會遠遠被低估,因為不成功的企業股份永遠可以脫手,而沒有人是無可取代的。

2012年至今時尚界知名的人事異動:

2012年11月 Nicolas Ghesquière離開Balenciaga
2013年10月 Jil Sander 三度離開個人同名品牌
2013年10月 Ann Demeumeester離開個人同名品牌
2014年 2月 Viktor & Rolf宣布結束成衣系列
2014年 7月 Jean Paul Gaultier宣布結束成衣系列

2015年 1月 Frida Giannini遭Gucci開除

2015年 5月 Band of Outsiders大量裁員
2015年 5月 Kris Van Assche結束個人男裝品牌
2015年 7月 Alexander Wang離開Balneciaga
2015年10月 Raf Simons離開Dior
2015年10月 Alber Elbaz遭Lanvin開除

但問題是,頂尖的時尚應該要是以人為優先的、應該要是能反映社會動向的,就像香奈兒之所以是經典,是因為她知道女性不想被笨重的服裝束縛,當時的女性想要透過服裝的解放獲得心靈的解放;聖羅蘭之所以能成為傳奇,也反映了當時社會女性希望獲得平等的權利,讓女性得以透過服裝擺脫父權的壓制,和男性平起平坐;龐克、嬉皮等服裝風格的誕生也都各有理由,但這10年來的服裝除了「中性」和「normcore」以外,還反映了哪些重要的訊息?有的話,或許就是「慾望可以即刻被滿足」。

時尚界失序的肇因,有許多人都歸咎於快速時尚的興起,認為因為這些品牌的誕生,和社群平台的興盛,時尚界再也沒有潮流,因為在一個趨勢成為趨勢之前,下一波流行又開始了。快速時尚透過其有效的SPA經營模式*,打造了一個可以快速滿足消費者購買需求的服裝帝國,不必漫長等待,就能讓全球門市的人潮永遠絡繹不絕。根據齊藤孝浩的著作《Uniqlo和Zara的熱銷學》指出,Zara的成功並不只在於創造了高效的生產和供應鏈,更重要的是「團隊不需要魅力型領袖、不需要大牌主角,在團隊中人人平等,因為對品牌而言,主角是消費者」,而這也是Zara創辦人Amancio Ortega鮮少公開露面的原因。

*SPA經營模式:自有品牌服飾專業零售商(Specialty store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是零售頁根據店面資訊,一面預測消費者的需求與變化、一面自行企劃商品,並將眾多參與企業所形成的供應鏈(從原料到產品到送抵消費者手中的所有流程)全數統整,是一套控管商品供給面與銷售面的商業模式。(摘錄自根據齊藤孝浩的著作《Uniqlo和Zara的熱銷學》)

時間已經凌駕過往時尚界所販售的「精神價值」,變成業界最為奢侈的東西。

有不少設計師認為既然這就是這個時代的速度,那麼所有人就應該要想辦法跟上,時尚過熱的討論,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論調,然而奢侈品界是否適合將現有體制改造成快速時尚的體制,全然不需要魅力型領袖(也就是時尚界所熟悉的「創意總監」)呢?答案為否,因為快速時尚之所以能照這樣的方式運作,在於他們並非最上游的流行原創者,而是下游的流行參考者,人們並不會用高標準審視這些設計;然而精品時尚界並非如此,它們之所以能在金字塔頂端,就在於它們擁有世界上罕有的核心創意價值,而這些稀少的創意,就在那些屈指可數的創意總監身上,就像蘋果的賈伯斯一樣,人們還是渴望有精神領袖引領群眾改變這個世界,可是這些創意總監現在卻被數不清的工作行程累得暈頭轉向,沒有心力靜下心創作。

當然每一個離職事件,都應該有各自的理由,只是這樣的狀況一頻繁了,而且是不分有否大集團掌控的品牌都如此時,想必就不是個案的問題,而是整個環境的問題。現在的奢侈品品牌創意總監難為,人們對他們的設計有極高的期待,卻對一件事物的生成有著極少的耐心,希望他們越快推出新作越好,每一季的銷售表現跟創意都要比上一季更加進步,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們不僅要在如何平衡創意性與商業性這個老問題上頭痛,還必須親自下海調整品牌形象、人力組織甚至是宣傳策略,同時還要想辦法吸引新世代的消費族群,免得產生客群斷層,造成難以想像的損失,於是有些人,在忙碌的行程中,還要經營社群平台。

如同一個嬰兒要長成一個身心靈都健全的人、或是完成一道美味的料理,都需要時間醞釀,但時間已經凌駕過往時尚界所販售的「精神價值」,變成業界最為奢侈的東西。

卡爾拉格斐說,他最討厭人坐領高薪還對工作抱怨連連,不過問題是,多少的金錢才能夠等價換取空前絕後的創意、時間成本和設計師的身心健康?

「創意是時尚得以運作的重要燃料,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好好確保燃料源源不絕。」—Viktor & Rolf

卡爾拉格斐雖然是時尚界知名的工作狂,但他所屬的香奈兒之所以能擁有長久的成功,也在於品牌擁有資金和基礎組織,且並沒有隸屬於哪個大集團底下,不必與其他品牌共享資源和資金,同時他也公開表示對於自己的個人同名品牌,沒有太大的經營野心;而業績表現極為亮眼的Saint Laurent Paris,其現任創意總監Hedi Slimane,雖然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多資源可以運用,但至少他為自己爭取到了清幽的創作空間,可以將工作室設在自己喜歡的地方,而且不必配合品牌公關策略,迷失在一場又一場的活動和採訪當中,他是出了名不喜接受採訪的設計師。然而Raf Simons在Dior時可沒那麼自由,在紀錄片《Dior and I》中,可以看到他即使討厭鏡頭,也還是為了品牌公關宣傳策略硬著頭皮上陣。當然領了公司的薪水,就得要完成公司的要求,不過如同前面所述,付出與所得,到底要怎麼樣才會取得雙方認定的公平呢?

如果快速滿足消費者需求才是這個時代想要的,那麼未來時尚精品令人驚艷的程度或品質勢必都會被犧牲和妥協,畢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只是少了獨特性,精品又有什麼價值呢?或者,又有什麼資格成為奢侈品呢?到頭來,反噬的不僅是精品品牌的原創性,還有自家商品的價格和業績成長。

Viktor & Rolf的雙人組設計師Viktor Horsting和Rolf Snoeren接受採訪提及了他們之所以放棄成衣系列的原因:「創意是時尚得以運作的重要燃料,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好好確保燃料源源不絕。」

好的創意,絕對是值得等待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