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在2016年4月6日刊於alive Taiwan品味生活究極誌

創辦「棉樂悅事工坊 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三年,林念慈Claire女孩幫助女孩的故事,已慢慢傳開來,這個憑藉自己與朋友力量,在尼泊爾開創自己一片天地,並用布衛生棉改變當地婦女衛生條件的女孩,其實想做的不只如此。

棉樂悅事工坊創辦人林念慈(圖/林念慈提供)
棉樂悅事工坊創辦人林念慈(圖/林念慈提供)

來到棉樂悅事工坊位於桃園的店鋪「本立自然良品」,這間運用天然建材、塗料打造的小店,是她與家人一同將父親留下的中醫診所改建而成。店內除了擺放棉樂悅事工坊的主產品布衛生棉外,還有她和其他工坊合作共同開發的服裝、護唇膏、其他訴求天然的生活用品以及刊物。

採訪當天,Claire笑著說會有神秘訪客,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前一天她得知有三位尼泊爾青年要來台灣進行單車環島計畫,宣揚環境保護和愛滋防治,便透過聯繫,安排這三位尼泊爾青年下榻在本立自然良品店內。

採訪當天正在進行單車環島的尼泊爾青年來本立自然良品拜訪(圖∕Yuling Chiu)
採訪當天正在進行單車環島的尼泊爾青年來本立自然良品拜訪(圖 ∕ Yuling Chiu)

青年人們一身輕便地騎著車頭插著中華民國國旗的單車出現,醫生背景的領隊Amrit立刻與Claire熱絡地打招呼,原以為他們是舊識,後來才知道他們只是因為有共同好友,但在此之前並未見過面。她隨即準備甜甜的尼泊爾奶茶接待們們,並自然地聊起天來,從彼此的背景開始,到對尼泊爾的印象等等,無一不說。就像是尼泊爾時穩時壞的電力供應一樣,Claire似乎也早已習慣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臨時狀況,在接待的同時,還不忘找空檔接受訪問。

Claire與尼泊爾的緣分,也是未經計劃的。大學畢業後,因為想找一份可以出國的工作,她就輾轉加入了NGO非營利組織工作,經常帶領台灣的年輕人出國做志工服務,尼泊爾只是當時工作任務中的其中一環,卻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2009年她被派去尼泊爾的某地協助居民打造森林防火巷,她察覺了領導階級大多都是男性擔綱,當地女性幾乎沒有表達意見的空間,因此讓她想更一步傾聽當地女性的想法和聲音,簡單一個問題:「妳們生活中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便開啟了她的創業之路。在NGO工作多年,原以為會聽到這些女性回答經濟方面的困境,結果最困擾她們的,竟然是「月經」!

原來在尼泊爾有個習俗名叫Chhaupadi(意指村落的牲口住的小茅屋),是一個奠基在認為月經是不潔之物的傳統,當地女性來潮時,會被要求隔離到牛棚或是家裡小角落,7到12天都不能與家人同住,也不可以進入廚房或做家事,但由於尼泊爾許多農夫都是女性,在這段期間雖不用處理家務事,卻仍然要處理家外的農事。Chhaupadi會因為種性階級和地區的不同,而略有差異,雖然2005年當地政府已經明文規定禁止這項傳統,不過在尼泊爾西部和東部仍有一些村落保留了這樣的習慣,有些學校甚至會要求月經來潮的女學生換座位到最後一排,許多女學生會因此覺得被歧視,再加上校園廁所不夠或衛生條件很差,而且沒有生理用品,種種不方便之下就乾脆不去學校上課,因為經期而輟學的女孩不在少數。

由於這樣的價值觀和衛生條件,也讓許多當地婦女無從得知衛教知識,全國80%的女性都使用傳統舊沙麗及舊布作為月事墊,有些一家母女三人會共用同一條月事布,或者覺得血很髒,而用不乾淨的布墊,因而衍生許多婦女疾病。 決心要為當地婦女解決這項困擾的Claire在2012年9月離開待了7年的NGO組織,10月開始與友人一起學縫紉、搜羅世界各地的布衛生棉版型、研究調整,直至月底已完成了100多片布衛生棉。

棉樂悅事工坊的布衛生棉花色多元,所有原物料和製作都在尼泊爾完成(圖/Yuling Chiu)
棉樂悅事工坊的布衛生棉花色多元,所有原物料和製作都在尼泊爾完成(圖/Yuling Chiu)
棉樂悅事工坊最初期還沒有自己的工作室時,受訓過程都是露天進行(圖/林念慈提供)
棉樂悅事工坊最初期還沒有自己的工作室時,受訓過程都是露天進行(圖/林念慈提供)

她帶著這些布衛生棉飛往尼泊爾,並落腳在此約半年的時間,期間她針對了不同種姓的100位尼泊爾婦女進行市場調查,希望知道她們的消費喜好、意願和能力,2013年1月,在接受完基礎設計課程後,更加清楚如何發展自己創業軌跡的Claire,開始在當地招聘婦女,訓練她們縫紉。 要讓這些平日幹粗活的婦女從事針線活,當中經歷了無數的磨合和調適:「她們一開始連筆跟剪刀都不會拿,手都會抖。而且那時候她們還會用嘴巴咬線,或是直接拿掛在腰間上的鐮刀出來剪線,看了真的快暈倒。」

自從訓練兩位婦女上軌道生產後,村子陸陸續續都有婦女主動應徵工作,圖為接受實習訓練的婦女(圖/棉樂悅事工坊FB)
自從訓練兩位婦女上軌道生產後,村子陸陸續續都有婦女主動應徵工作,圖為接受實習訓練的婦女(圖/棉樂悅事工坊FB)

經過長期的溝通和訓練,現在在棉樂悅事工坊工作的婦女,從最早的2位,擴編到6位,如今她們不僅可以自主管理、彼此協調工作內容與進度,還積極學英文和電腦技能,每週也都固定將產品帶到農夫市集販售:「我們團隊中其中一位最早期加入的婦女,她很習慣衝撞體制,她今年34歲,從不會講英文,到現在會每天逼她15歲的兒子教她英文跟Facebook跟我溝通,或傳照片,自我成長動機非常強烈。」Claire說。 談話腔調柔和卻有力的Claire,口中讚許工坊的婦女勇敢,但其實自己也有反體制的基因,自稱從小並沒有在成績至上的台灣教育體制下生存得很好的她,為了逃離體制,曾經在小六時自行打電話給遊學代辦中心要求對方派員到家中說服父母讓她出國唸書。

儘管一直想脫離體制,但畢竟是在體制中受教成長,Claire在訓練婦女的初期,仍不經意的將體制帶入工坊,卻因此碰了軟釘子,讓她徹底自省:「一開始品質沒到位,一直有個地方不像其他細節一樣完美,我就很想找出誰是害群之馬,於是就介入她們本來協調好的工作模式,告訴她們不要再分工,而是各自完成製作布衛生棉的所有程序,卻被她們拒絕,因為她們認為這會使彼此變成競爭關係、會撕裂彼此的感情,所以後來就一樣採取合作模式。」

Claire說曾經有位教授去參觀工坊,批評她們的工作方式缺乏效率,但她認為台灣太習慣這種競爭的模式,以及追求產能的工作方式,婦女的回應,令她深深感到羞愧。 創業之後,Claire不僅讓婦女們透過工作更有自信、藉由她們的衛教宣導更加認識自己的身體,同時也更願意開放討論關於月經的事宜,許多當地男性更開始陸續加入行列,主動購買布衛生棉給女性家人使用。在對外推廣產品的過程中,她也發現月經歧視的現象其實在許多國家都有,只是以不同的方式體現:替月經取各式各樣的別稱、去便利超商買衛生棉時店員會詢問是否需要紙袋、拿衛生棉去廁所更換時總是遮遮掩掩、月經來潮時不能拿香拜拜、市面上琳琅滿目的生理用品,似乎每一個都試圖向女性加強「經血是污穢」的印象,而現代的女性也經常無意識地想要透過「去生理化」、「去性別化」,以證明自己沒有比較差,藉此奪得自身在社會上平等的地位。

除了布衛生棉之外,林念慈也與其他工坊合作生產麻料服飾(圖/Yuling Chiu)
除了布衛生棉之外,林念慈也與其他工坊合作生產麻料服飾(圖/Yuling Chiu)

「這就是集體意識,當大家都覺得那東西是污穢的,它就變污穢了。我們常在活動上播放一部影片叫做《妳的月亮好朋友 The Moon Inside You》,這是一部紀錄片,從政治、經濟文化角度探討月經這件事情,很多國家會利用這件事情操控女性,貶低女性地位。」

Claire說:「但我覺得現在的時代已經慢慢改變,又進入下一個階段,是要讓女生看到自己本來身體的樣貌,現代女性應該要覺得:『這就是我們的生理週期,我們這幾天就是要休息。』現在有太多的產品,會讓我們與自己的身體失去連結,我們應該要慢慢重新找回這種聯繫。」

為了協助更多女性找回與自己身體的連結,她去年5月飛到波士頓參加美國月經大會,在那裡參觀經血創作、參與各式講座,和世界各地的人討論與月經相關的社會運動:「現場除了討論跨性別者的月經之外,還有討論『5月28日國際月經衛生日』名稱的活動,她們不解為什麼要加『衛生』兩個字,是覺得月經很髒嗎?」 一個簡單的價值觀,可以綁架人的信念,讓人失去信心;但也能改變許多人的命運,讓人過得更有尊嚴。Claire不僅希望能讓經期變成一段「正向、樂觀又愉悅的時光」,現在她更加關心女性和她們身體的關係,讓女性都可以接納自己的身體,藉此認同自己生命的全部。

本立自然良品內販售的商品都符合永續生活的環保理念(圖/Yuling Chiu)
本立自然良品內販售的商品都符合永續生活的環保理念(圖/Yuling Chiu)

【本立自然良品】

店舖地址:桃園市桃園區中原路10號
營業時間:週四、週五10:30-20:00;週六13:00-20:00;週日10:30-20:00
聯絡電話:(03)332-5825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androots/timeline

【棉樂悅事工坊-手打線上購物平台】
購買網址:https://solda.io/loveladypad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